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威尼斯人在线投注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威尼斯人在线投注

威尼斯人在线投注:台北市议员“票王”罗智强:我愿做国民党内的乌鸦

时间:2018/11/29 13:22:41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7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刚刚在“九合一”选举中成为台北市议员“票王”的罗智强,26日宣布将参加2020年“大选”角逐。这位台湾政坛70后曾出任马英九时期的“总统府副秘书长”,在注重论资排辈的国民党内资历并不深,因此参选举动立即引发“抢位”质疑。27日,罗智强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时畅谈了自己的心路历程。...
刚刚在“九合一”选举中成为台北市议员“票王”的罗智强,26日宣布将参加2020年“大选”角逐。这位台湾政坛70后曾出任马英九时期的“总统府副秘书长”,在注重论资排辈的国民党内资历并不深,因此参选举动立即引发“抢位”质疑。27日,罗智强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时畅谈了自己的心路历程。

  参选目的之一是抛砖引玉

  环球时报:为什么您刚当选台北市议员就把目光放在2020,您的底气来自哪里?

  罗智强:我将它定位为一场不自量力的选战,选上与否根本不是我关心的重点。我想让台湾民众知道,民进党固然施政无能,应该下台负责,但如果一个不知振作的国民党上台,我保证4年后它就会下台。国民党和民进党都必须有所改变,才有可能让台湾找回真正重要的道路,也让国民党定位好中心思考方向,这是第一个用意。

  再说第二个用意。国民党接下来马上要进入所谓的“总统”提名乱局中,我希望自己能够站出来,扮演一个说真话的角色。我认为党内初选有“四个王道”:第一个是“早定一尊”,不要再拖,因为国民党过去有拖的习惯,拖到最后底气拖完了,容易造成分裂,不利于2020年胜选。第二个是采全民调,国民党长期以来都有提名是采民调还是采党员投票的争议,但从历次选举来看,党员投票根本无法反映真实民意,所以我认为要采全民调。第三个是海纳百川,像张善政已经表示认真思考参选,虽然没有国民党党籍,不过曾担任国民党执政时的“行政院长”,很显然他就是国民党培养出来的第一流人才,把这样的人才摒除在外,并不符合国民党“为国举贤”的目标。最后就是“路线辩论”,像“我是台湾人,我是中国人”这种国民党过去执政时从来没有被动摇或怀疑的观念,现在大家似乎越来越避谈认同问题。国民党既然叫“中国国民党”,就应该勇敢捍卫中国人认同。所以我觉得应该让党内所有有志角逐的人展开路线大辩论,重新定位中心思想,看谁的主张能够说服支持者跟台湾选民,他就可以代表国民党参选。

  还有一个目的当然就是抛砖引玉。你也看到我26日一宣布,包括张善政、朱立伦等各方精英都开始进入初期表态阶段。我的表态,等于是让其他优秀人才有一个容易表态的基础。

  环球时报:您宣布参选,在理念层面有什么诉求吗?

  罗智强:我对台湾未来前途是有很大忧心的。我认为台湾必须进入四阶段“再起之路”才有希望:一是民进党必须受到教训;二是国民党必须改造,否则台湾仍然没有一个优质政党可以担当领航责任;三是创造两岸共荣的基础,两岸不和平,台湾不可能有未来和前途。这三个阶段做到之后,第四阶段就是再找回台湾过去“四小龙奇迹”的荣光。

  这就是我对于台湾未来前途摹划的中心思想。如果说我只是安逸于台北市议员这样一个职务的话,就没有办法善尽我身为台湾一分子对于“国是”真正的忧心和关心。我宣布参选,知道一定被万箭穿心,但到目前为止,网络上对这件事的反应基本上还算正面,这也让我燃起很大的信心。

  国民党不只是“大佬文化”的问题

  环球时报:作为一个国民党人,您是否认为“九合一”民进党的惨败就是国民党的大胜?

  罗智强:我向来反对这样的说法。我接触的民众十有八九都告诉我一件事情,就是他们实在受够了民进党,“但是请不要误会我们不是支持国民党”。在这场选举中,有两个主要因素造成了民进党的大败:一是民进党失去民心,民怨四起;二是韩国瑜旋风,韩国瑜以他独特的人格特质、庶民话语和灵活的选战方式,成功燃起了所谓的韩流,并外溢到全台湾各地。是这两个因素造成的选举翻转,并不是老旧的国民党感动了人心。我问一个问题就会非常明了,“过去两年半,虽然民进党荒腔走板,可是请问国民党做什么让大家感动的事情了吗”,相信绝大多数人是答不出来的。如果国民党没有做任何改变,没有什么能让大家感动,你怎么能够告诉我这是国民党的胜利呢?我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说法。所以我今天站出来就是要当乌鸦,敲醒这些沾沾自喜的人。

  环球时报:您认为这次“九合一”选举和之前传统选战相比,最大的不同在哪里?

  罗智强:最大的不同就是社群网络的力量再一次大幅崛起。像我自己在这次选战中有几个非常大胆的做法异于传统,我不挂看板、没有任何布条(横幅)和旗帜,甚至没有拜票、没有所谓竞选总部的成立,也没有所谓的造势活动。有人好奇这样子怎么选?可是我还是拿下台北市议员最高票,关键在于我在社群网络经营的增量在台湾是排前位的,我所谓的竞选总部就设在网络上,造势活动就是我将近100场的街头演讲,看板其实是我的脸书。这就是一场新型选举的开始。

  韩国瑜也是一样,他的很多支持力量来自社群网络,所以能够穿透执政者的庞大资源和重重阻碍,能够把声音贯透到民众耳里、心里。我想说,传统的政治、传统的选举已经要走入历史,如果不能跟上这个潮流,就会变成被淘汰的那一方。

  环球时报:选后很多舆论都在讨论国民党的改革以及大佬问题。您怎么看?

  罗智强:国民党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内部所谓大佬文化和传统派系,到现在为止并没有被打破。党无法引领话题,时时处于被动,不断磨耗论述及争取民心的时机,这代表国民党整个运作方式是有很大改进空间的。我认为最重要的是2020年,国民党必须提出最优秀、有领导能力以及能够带台湾走出困局的候选人,这是国民党的当务之急。

  至于大佬,我不太喜欢直接用年龄区分谁是大佬,谁不是。事实上,年轻一代在国民党内也可能展现出大佬的那种气息,党内所谓气质同化的一部分就是无法勇敢地为自己的想法发声,也没有办法针对目前的沉屙提出该有的批判,这不是“大佬文化”四个字就可以概括的。大佬像一个锅盖,它盖住了国民党的生机,但今天国民党的生机被盖住,其实不只是锅盖的问题,锅里面的热水没有办法发挥足够能量去冲破锅盖也是关键。我现在跳出来,就是要当锅里面那个冲破锅盖的热水,但做这件事必须做好任人唾骂及万箭穿心的准备。我自己看得很开,大不了就是付出政治生命嘛,我的政治生命结束好几次了,也不是那么在乎。

  选战中剃光头不为沾韩国瑜的光

  环球时报:您这次选战是否和韩国瑜有过接触?

  罗智强:大概只接触一次,就是我支援100辆公车广告到高雄去。这也是韩国瑜第一波地面文宣,当时他输给陈其迈15到20个百分点,大体上岛内舆论没有人认为他可以胜。那是我跟他唯一的一次接触,后来很多人提出,韩国瑜到处帮人家站台拉票,我的选区内几乎人人都有跟他的合照看板,我为什么不开口找他帮忙?我说我不想要,因为我帮助他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打赢高雄选战,他把每一分每一秒时间都用在高雄选战就好了。如果他帮我录一个音花十分钟,帮我站一个台花一小时,那他就少了这十分钟、少了这一小时去打他的高雄选战。不要小看这点时间,每一个人都占他十分钟,请问韩国瑜有多少时间去打高雄选战?所以在选举过程中,我跟他没有任何联络,即便现在也不联络,因为我知道他也是百废待兴,忙于接下来的市政挑战。我也呼吁其他国民党人不要再去消费韩国瑜了,他不欠国民党什么。媒体评论他“以一人救一党”,每个人的政治生命和政治前路都是靠自己奋斗得来的,就像我自己也做了很多事情,即便最后不找韩国瑜合体,不照样拿到台北市最高票?

  环球时报:我们注意到,您在选战中也剃了一个光头。

  罗智强:很多人说这是一个很成功的造势,我不否认。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我想得到而别人想不到?这是出发点不同所造成的。我剃光头,是因为看到内湖南港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市议员参选人叫游淑慧,有台北市政府8年的历练,对市政如数家珍。可是在选战中,我一度觉得她快要落选,我无法忍受这么优秀的一个战将,因为地方对她认识不够而选不上,所以就思考怎么才能帮助她。刚好韩国瑜要号召500个光头战士去照亮高雄,我跟太太开玩笑说有网友建议我跟进韩国瑜剃光头。我太太说,如果你帮韩国瑜理光头,不如帮游淑慧,号召我的支持者全力帮挺她,这样这颗光头才是最有意义的。

  回过头来看,如果一开始我想的都是怎么为自己加分,肯定会宣示剃光头响应韩国瑜,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那时候韩国瑜还需要我这颗光头去响应他吗?他的声势已经如日中天了,我剃个光头不过是沾他的光而已,哪能帮他照亮什么?


  环球时报:您认为这次韩国瑜对台湾选举和国民党最大的冲击是什么?

  罗智强:他对选举最大的冲击就是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。三四个月前,你说韩国瑜会选上高雄市长,这叫痴人说梦。至于韩国瑜对国民党的冲击已经开始,但我更关注的是,国民党对韩国瑜的冲击也将开始。选举才过去3天,我已经看到一个渐渐要被绑架的韩国瑜,非常为他忧心。你看到所有传统的力量、传统的人物、传统的方式、传统的声音已经开始向他身边步步围靠,一个没有框架、一个充满活力、一个论述感人的韩国瑜,如果被这些东西绑架,国民党就是在扼杀一个新的力量。因此,说韩国瑜对国民党改变有多大,不如反过来说,国民党不要再去影响韩国瑜,这样韩国瑜对国民党的改变就会是无限的正数。可现在我看到的是一个旧的国民党正在回头包围一个新的韩国瑜。我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,这也是我决定跳出来的缘故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威尼斯人在线投注)